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玲的彼岸世界

我喜欢你神秘的那一部分,它背负着吃惊而又不便道出。。。创造另一个所在

 
 
 
 
 

日志

 
 

2014,中国诗歌的两枚野果子  

2015-04-06 08:12:01|  分类: 澄澈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诗歌的两枚野果子 - 文玲 - 远征

 

2014,中国诗歌的两枚野果子

 

-——许立志余秀华诗歌艺术

 

一位诗人的诞生与殒落同样惹人注目, 2014,中国诗歌的焦点不得不过度密集在许立志和余秀华两位新生诗人身上,鉴于新网络新时代的成全,这两枚情同被集体强采撷又过度摘下的野果子,激烈地从边缘跳跃脱颖,壮丽抛在中国当下诗歌的高空,这两个中国诗歌的新声音更如晨钟叩醒了中国新诗的沉睡,又如两根导火索,徐徐拉开新诗的繁荣序幕,激活和沸腾中国诗歌寂静的核心,独特的锋芒展露亮出了他们诗歌最好的部分,得以彩色缤纷绚烂在天地,不断制成一诗瘾迟迟成为大家口嚼的翘楚,余味难褪。

因他们诗歌都来自中国边缘弱势群体,突然依靠事件的拉动,迅速崛起引发的大面积高度关注,但诗歌艺术和大众没关系,中国最不缺围观之人,突发事件正如同裹着果肉的果核,很快会被时间拧干其表面所附着的水分。必掉水货,擦去绵软轻浮的无力芸芸,许立志余秀华各自诗歌艺术的清晰骨架即刻浮出水面。他们一方面都是用强烈的诗语道出另一个自己的人,一方面也是紧抱诗歌呼喊救命的人。正如新船几度试水,更鉴于他们诗歌不同程度已涉入后现代语境,所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各自贡献的诗歌都是中国新网络时代及中国当代诗歌不能跳过的部分。正因为没有人群的艺术,所以艺术只对你们个别敞开


一 兵马俑站立成苏醒的世界

许立志是通过终身一跃终结了他的诗歌,在中国语境下,这同样也是开启了他诗歌,进入他的诗歌世界,情同步入一栋后现代艺术的陈列馆。揪心的诗歌意象会瞬间带走了你。张张文字晾晒孤独成串,孤单鲜明的意象竖起如一具具注进灵魂的尸首无缝拼接,急待后来的风干回潮。死亡是主人离去脱下的衣服,睹物思源,对主人倒退的回忆只有从一件件遗物——诗歌,开始追踪。可以说许立志独特的诗歌勇气是从流水线上的雕塑开始觉醒,诗歌从《流水线上的雕塑》到《流水线上的兵马俑》其间的暗暗过渡,预示诗人深度的反叛意识渐渐激进跃入尖端赤裸彰显诗性。从联想千年陪葬的兵马俑引发的诗歌,宏伟展现他诗歌艺术的挥戈和讨伐。流水线雕像般情同秦兵马俑,暗喻一代流水线者们的共同命运,恰与千年奴隶制极其相似的共振,诗意冲撞带来语言的冲动,捡起语言对命运进行挑衅的揭竿而起,压制创生反叛,立刻现出诗意力度的猛然觉醒,从僵硬的乌云急速掉落到不寒而栗,引意识叫停悉数从不倒的兵马俑开始了他遣返回乡彻底清算。

最初源于诗人对生存现实的清醒意识,抵制和距离感及毫不掩饰的死亡意象,再后来壮烈地绝望以至于不断将死亡的墨汁深情浸在每首诗歌里,最终极速开始了在他诗歌跑到上的最后加速度,一个参与死亡的诗人必将所有的诗歌瞬间像一件件悬挂的装置逆风示人。一些诗歌直接如一份份时代的死亡报告:如那首直接贴出花生酱的产品说明《一颗花生的死亡报告》,恰如其分而又突兀地充当一件现成的当代装置成品,直接利用产品说明书张嘴陈述的事实似白描地委以文字一份陈列的验尸检验报单。让人不禁毛骨悚然,突兀的叫停触犯我们反观,引发现代艺术无尽的反思。无论怎样,一部动的史诗让许立志诗歌都已在那里,近乎大声陈述,又近乎一种行走,完成他该完成的。大口果敢咽下大块诗歌元素并艺术重置了时代荒漠最艺术的前端。其眼界独到,心碎的挑选,源于对死亡崇高或高度的掌控,让他有能力真切清楚用文字纪实急速地抓摄当代人类声音惊人的一幕。如果满意的死亡是艺术的报酬的话,那么死亡是一种死亡中的死亡,是接纳灵魂的风,是艺术报酬中的报酬,纯粹中的纯粹,而一切壮烈不言自明地对未来敞开了一种完成。。。


 二   过度摇晃的人间,被诗歌扶住

过度摇晃的现代,是余秀华起早摸黑最先叫响了横店村,叫醒了汉江。这是一个一直蛰伏在悲悯的低洼处,看高达世界的变形记的生命。这样的最高真实让她谦卑的诗歌吃惊地撞上了现代人的绝望处境,文字持续不断的供以细腻华丽倔强果敢至所带来的生命姿势,轻蹙蹂躏感官,挑动死亡幻视觉,一再激起现代人生无数闲散悲凉的泡沫,耽于悲悯,凭借给诗歌赋形的能力引领她更早看清卑微生命事实,而作为一个不动的观察者,特殊的现实处境,又让她加倍介入嘲讽现代最不值钱的肉体和对肉欲过度疯狂沉迷的雄性的无比蔑视。精神的刀倾注于语言带伤的文字,干净利索,切割繁复,纯净的世界在彼岸笑,这只能是通过语言所能实现,所能到达的,余秀华诗歌双倍施展语言的魅力攻势,以柔克刚,柔中带伤,仿佛一潭深秋水里的柔情低语,用不屈的包容,用布满语言韧劲的果肉和内在温柔感悟功力,迅速对准这个震荡的世界实施碎片化,诗歌是一种浓缩概括,援引到高度展现概括了人类面临生存的事实,从此意义角度说,余秀华诗歌既是手捂伤口和疼痛仰望清澈生命之诗,又是大胆充分置入后现代语境接受检验的艺术挑战。一种环绕文字精神的时时拨动夹杂围绕过度摇晃的人间,喧嚣之中的审慎,审慎中蓄满粘稠的激情,语言张力诗歌姿势及艺术勇气可嘉,其诗歌话语彻底从一般语言中脱臼,如返身的露水还给世界一个吃惊的文本


 ,三   诗歌黄金话语权

在开着经济的战车,急速奔驰的人类今天,诗歌似乎被甩在了身后,诗人有绝望的权利,有蔑视世界的权利。但诗歌话语艺术终将是人类的影子,它的全部荣耀即快一大步超过人类的步伐俯瞰时代和世界,在现代人群拥挤的轨道,我们时刻做着防御的手势,无处远征,方寸的徘徊中,必然时时会听到来自诗歌话语的刮擦及划伤感,这是艺术嗅觉指针的最前端感觉,它指向了人类的未来。许立志余秀华都是这场人类的经济大迁徙脱钩绝望的敏感个体,诗人及作家使命是带着普遍观念镣铐的自由舞蹈,他们钻研的诗歌都带着时代的敏锐和伤痕,都作为独特的个体艺术最先冲在了时代的前沿,近乎绝望的激情搅起震撼的效果或艺术感官,文学的空间是一个绝望的空间,封闭的空间,再次生成的艺术想象获得了极高视觉。当然刨除他们各自诗歌的局限,在拦截人类无极的奔跑中,对应艺术的大感觉,他们诗歌大胆的艺术想象和冒犯无形中都艺术的指向了未来。诗人依靠诗歌赋形,用诗歌将另一个我浇铸,只等这个自我碎裂时,终于诗歌跳伞后即成为两个不可还原的那两个点,只能用想象物的深度替代了

现代生活的绝望,一个谎称全球大战僵尸的时代,一些中的我们不得不骑着酒兜圈绕道在诗歌的牧场或打马走过,因由一场宇宙灾难,因由人类这个接收装置太脆弱,因有上帝的彻底退隐。但诗歌艺术是参于人类心灵和灵魂的最伟大运动,向着无限的敞开延伸,诗歌是一种未完成,谁敢说自己完成了诗歌,诗歌是一种众缪斯参与的神秘运动,否则太假了,艺术的触角只能禁锢在物质里,成为一死物。这个时代让我们几近噤声,只有才华的鸟语花香唤醒艺术的嗅觉。掠过受惊的雨水,才华相互交换人类不愿交出的哪一部分,然而这就是诗歌。在诗歌话语中原初神秘表达里,现身人这终以沉默的事实。话语在自言自语,唯有此泰希境界最高。我们不都是在诗歌写作中构建一种自我秩序吗,以此来抵制生活的巨大无意义。就像一棵植物对应一颗星,宏观与微观的差别,一抹绿色的希望让我们每一个人幻想属于一个星座,这样的支撑,这样存在的参照和相对性,让我们在永恒,时间,死亡的主题下更高真实感受存在的意义,而诗歌或艺术未来方向,是个体才华艺术的胜利,才华可以吹出语言的云朵也可以嘲笑壮烈的彩虹。如果这世界真的残酷到不给艺术一块下脚之地。那么具有一双睿智,高度透视的心灵之眼,创造一个更高级,更合乎心灵也更富有诗意的世界将充满奥蕴,真正的写作,是让作家幸福的生活在人类的激情里,舍此什么也不是


文玲初稿2015.4.6晨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新现代诗集
阅读(334)|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